您现在的位置:

欧冠 >

近身特工最新章节_ 第八百八十二章 渔翁之利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

    第八百八十二章渔翁之利

    当严小开呼出长长的一口大气,终于将手从吕妍的秀发上放开的时候,吕妍就捂着嘴急急的冲到车外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看来小嘴也吃不了大香肠啊。

    严大官人可把吕妍折腾得够呛。

    这大小姐虽说练习了很多,但香蕉总还是软的,冰棒总还是舔的,香肠总还是可以吃的,可严大官人的可是……可大可小的。

    严小开整理好衣裤之后,拿起车上放的一瓶矿泉水走了下去,然后递给吕妍。

    尽管,这很有点猫哭老鼠的味道,但能哭老鼠的猫,无疑是一只好猫!

    吕妍接过他的水的时候,眼眶有些红,语气也有些幽怨的道:“那个……的时候,干嘛不告诉我一声,差点被你呛死了!”

    严小开笑笑,“没关系的,呛着呛着就会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吕妍狠白他一眼,拧开水使劲儿的漱口。

    严小开忍不住又道:“其实,这个很有营养的。你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吕妍大声道:“有营养?好,下次我直接喂你嘴里。”

    严小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是这个时候,严小开的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看看,发现是优美打来的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了约有两秒钟后便挂断了,这是优美之前与严小开约好的暗号。

    严小开对还在漱口的吕妍道:“吕大小姐,优美已经搞掂了,你上去让漏牙滚蛋吧!”

    吕妍原本是不想答应的,可偏偏就神差鬼使的冲他点了点头,然后往茶座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通过后门往里走的时候,她又忍不住郁闷,她虽然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独断专行的女人,但也算是有点性格的,从不喜欢听别人使唤,平常也没有人能使得动自己,就连自己的亲爷爷要让自己做什么事的时候,也必须得用商量的语气,否则自己照样不甩他。可为什么到了严小开面前,自己就变得像他的美女保姆一样,予索予求,任听使唤呢?

    找了个借口,轻轻松松的打发走了漏牙之后,她就和优美从茶座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专职司机兼保镖阿木被严小开给支走了,换成是优美开周口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车,所以这会儿优美还是坐驾驶室,吕妍为了避免严小开再动手动脚,原本是想坐到副驾驶去的,可是拉开车门看见坐在后排上的他一张脸突然就变臭了,只好苦笑着关上车门,拉开后排座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幻影使出了巷子,往前行了好一段,吕妍始终不见严小开出声,这就忍不住张嘴问道:“优美小姐,事情搞掂了吗?”

    优美转过头来冲她微笑一下,“吕小姐不用客气,叫我优美就好了!”

    吕妍汗了一下,让我不要客气,你自己又要这么生份?

    旁边一直在闭目养神的严小开突地张嘴道:“你们就别小姐来小姐去的,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呢,都叫名字吧!”

    优美犹豫一下,终于道:“妍姐,事情我已经搞掂了,对付漏牙这种意志薄弱的男人,根本就没有难度。”

    吕妍疑惑的问:“那他真的会听你的命令,去跟阿赖开战吗?”

    从没有接触过催眠术的吕妍,是无法想象它的厉害的。她以为催眠术就是一种心理治疗,可以作为心理治疗方法减轻或消除病人的紧张、焦虑、冲突、失眠以及其他的身心疾病。

    在吕大小姐看来,催眠是用来改善和治疗人们心灵创伤的疗法而已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优美不但能让被催眠的人说出心里的话,还能让人作出反应。最厉害的还是给被催眠的人一种心理暗示,催眠时暗示所产生的效应可延续到催眠后的觉醒活动中。

    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可以被催眠的,而且催眠的程度也会有所不同,这主要两方面的条件,一是催眠师的素质和技能要高,二是被催眠者意志情况。

    优美的催眠技能虽不能说登峰造极,但却无人能挡,目前来说,她还没遇到过什么人不能被催眠的,就连意志顽强的吉明泽芳都被催眠了,尽管后来被打断了,但无疑也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优美信心十足的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吕妍道:“那他会不会产生什么怀疑?”

    优美道:“绝对不会!”

    吕妍道:“这么自信?”

    优美点点头,“我催眠他的时候,仔细问过了,他一直对阿赖心存怨恨,因为他不但怀疑自己坐那十年牢与阿赖有关,而且恨他在自己坐牢的十年里,趁虚而入,抢夺了无数原本属于十八的地盘,因此也让水房这种原本上不得团面的小帮会,变成了大社团,拥有了与十八并驾齐驱,平起平坐的实力!而我,只是用心理暗示的办法,将他这种怨恨变得更浓更深,深到不仅仅是阿赖抢了他的地盘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吕妍愣愣的问:“那是什么程度?哪里检查癫痫好

    优美想了想道:“漏牙现在对阿赖的怨恨,用主人的话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阿赖杀了他老斗,卖了他老木,上了他老婆……嗯,就是这样的程度!”

    吕妍惊讶的道:“这……是不是有点夸张了?”

    优美道:“听起来确实是有点夸张,可事实就是这样,经过我的加重与宣染,漏牙对阿赖已经恨之入骨,恨不能将其五马分尸,千刀万剐,挫骨扬灰的地步。而再加上我的暗示指令,迟则今晚,早则一会儿,反正绝不会等到明天,漏牙必定会有所行动。”

    吕妍还想发问,可是她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,接听过后,她就愣愣的看着优美的后脑勺出神,好一会才喃喃的道:“优美,你,你未免也太恐怖一点了吧!”

    优美疑惑的转过头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吕妍道:“刚才我的心腹打电话来,称他收到风声,十八正在召集人马,而且召的都是死士!”

    优美没有丝毫惊讶之色,在她看来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,所以她只是淡然一笑,然后专心的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吕妍见优美不再搭理自己,只好看向严小开。

    见她一惊一诈的模样,严小开感觉有些好笑,伸手将她再次拥入怀中,温和的问道:“把你给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吕妍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拥在怀里,有些不好意思,也不太习惯,因为这还当着优美呢,想推开他,可是他又不放,而优美也全不在意的样子,最后只能任由得他拥着,然后低声的道:“确实有点把我给吓着了,这在我看来是难得不能再难的事情,到了你们的手上,却像是小孩儿玩泥巴一样容易。”

    严小开笑笑,“其实要没有优美的催眠术,也不见得那么容易的,而且这只是开头而已!”

    吕妍:“呃?”

    严小开声音平缓的道:“既然阿赖的倒霉儿子让我给撞上了,那还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!”

    吕妍喃喃的道:“可是这招,真的是太阴毒了!”

    严小开摇了摇头叹道:“要换了平常的时候,我也不会这样赶尽杀绝的,可是我这次来,不是跟他们玩的,我是要专心闭关练功的,现在已经浪费一天时间了,真的不能再跟他们这样瞎耗下去,所以必须得快刀斩乱麻,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吕妍没有再出声了,然后突然想起一事,这就凑到严小开耳边低声问道:“大官人,我能问你件事吗?”

    严小开大方的道:“问呗,对你我绝对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的!”

    吕唐山治羊羔疯的专科医院妍抿了下唇,声音更低的道:“刚才……我做得好吗?”

    严小开故意不懂的道:“什么做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吕妍抬眼看看前面驾车的优美,发现她只是专注的看着前面的路况,并没有留意后面,这就突地来了胆子,一把伸手过去抓住他的某个地方,“我说这个!”

    严小开的菊花一紧,忙道:“好,做得很好,比起从前,进步真的太大了!”

    吕妍又问道:“你现在心情好了吗?”

    严小开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吕妍最后问道:“那你答应我的奖励呢?”

    严小开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你还记得呢?”

    吕妍郁闷的道:“我又没得老人痴呆,而且你又不是说过很久,我怎么可能不记得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严小开点了点头,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是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奥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这边渡假,顺便给洪兴社争取点福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上过来?等两天吧,你先召集些肯过来安寨扎营的人马!然后带他们一起过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爸他们不是一直都想要奥门这块地盘吗?那我就完成他们的心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能跟你说那么清楚,反正你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先这样吧!到时可以过来的时候,我会给你打电话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88!”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之后,吕妍第一时间就问道:“你打给谁了?”

    严小开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吕妍沉吟一下,弱弱的问道:“该不会是项珂儿吧?”

   &n为什么会癫痫发作bsp;严小开笑了,轻抚一下她的秀发道:“亲亲小妍妍,你真的好聪明哦,一猜就猜中了!”

    这肉麻兮兮的话让吕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可偏偏心里又好受得不行,横他一眼后,又问道:“你让她过来?而且还是带着人马?”

    严小开点头,“不错!这就是给你的福利!”

    吕妍哭笑不得的道:“现在这边已经够乱了,她还来添乱,这算哪门子福利呢?”

    严小开道:“你的博彩业要经营下去,是脱离不得黑社会的,看场子,迭码仔,放贷,收账,斗殴,样样都需要依仗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吕妍道:“可是现在不是有水房与十八吗?”

    严小开道:“但他们很快就会在奥门消失!”

    吕妍道:“你那么肯定他们两大黑帮会开战?”

    严小开道:“刚才你不是听到了吗?十八已经召集人马,两大黑帮火拼,已经在所难免了,而且我敢说,他们的结局必定是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吕妍道:“那万一他们只是小打小闹一下,没真打起来呢!”

    严小开摇头,“这是绝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吕妍道:“怎么不可能!”

    严小开道:“因为我不但会隔岸观火,而且我还会在适当的时候扇一下风,点一把火,让这场战斗变得更惨烈些!”

    吕妍道:“呃?”

    严小开道:“所以他们必定会拼个你死我活,两败俱伤,而到时候,洪兴社就可以出来打扫一下战场,顺手捡捡死鸡,让水房和十八这两个名字在奥门消失得更加彻底!”

    吕妍听到最后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“大官人,你这一手,真不是一般的高啊!阿赖和漏牙撞在你手里,真是他们倒八辈子大霉了!”

    严小开突地一改严肃的表情,嬉皮笑脸的卖萌道:“其实,我一般不这样的,可是没办法,人都是逼出来的!谁让阿赖家的倒霉孩子要撞我呢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一向都不怎么爱开玩笑的优美突然来了一句:“其实,我还是处女!”

    严小开道:“真是巧了,我也是还是处男呢!”

    吕妍:“……”未完待续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imd.com  南通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