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中考 >

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《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》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只要不是她就好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a href=otot onoeove=otcurr(039手机阅读039)ot onoeout=othidecurr()ot

    “龙夜爵?”江离陌不悦的问道。品书网

    肖哮赶紧摇头,“龙夜爵现在自己都还自身难保,不可能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有谁?除了龙夜爵,就是龙家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唐小姐跟她婆婆的关系不错,要不跟她婆婆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江离陌本来是反对的,但想到唐绵绵醒来最想看到的人,肯定不是自己,也就同意了肖哮的建议,“你通知她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肖哮立马着手去办了。

    而江离陌则站在重症监护室外的窗口,看着房间里病床上的人。

    此刻她脸上蒙着厚厚的纱布,根本看不到脸庞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他的心越痛。

    恨不得自己为她承受那些疼痛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病房里的人并没有醒来的迹象,看看时间,已经十二点多接近一点了。

    肖哮给他送来了外套,刚穿上,不远处走廊就跑来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肖哮靠近他耳边说道,“朱文怡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离陌跟朱文怡没有怎么接触过,但对她却不是很陌生。

    包括当初怂恿朱文怡的弟弟,去让朱文怡偷文件。

    但朱文怡却没接触过江离陌,所以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“徐妈,徐妈,到底在哪个病房啊?绵绵到底在哪个病房?”

    “太太,打电话的人说是重症监护室,应该是这几间。”徐妈也是满脸着急。

    肖哮对两人招了招手,“唐小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闻言,朱文怡跟徐妈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,“在哪里?绵绵在哪里?”

    肖哮指了指病房里的人,“在里面,不过医生说不能探视,你们还是小声点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朱文怡连连点头,脸上只有惊慌很担心。

    她在窗户前看了里面好一会儿,又跟护士打听了情况,才知道病人已经没事了,只是需要度过危险期。温州哪里有癫痫医院>
    她坐在一旁不停的祈祷,只希望唐绵绵能早点醒来。

    而徐妈则是跟肖哮和江离陌道谢,也顺带打听他们是唐绵绵的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同事。”肖哮简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通知我。”朱文怡感激的说道,视线又落在了江离陌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看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江离陌冷然的扫过朱文怡的脸,再度定格在病房里的人上。

    朱文怡看了好一会儿,才收回了视线,问徐妈,“爵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联系一下安义试试。”朱文怡吩咐道。

    徐妈点点头,拿着手机去一旁给安义打电话。

    而朱文怡的视线,又不自在的往江离陌看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徐妈回来,在朱文怡耳边说了两句,朱文怡脸色变了变,又小心的看了一眼江离陌,才道,“那我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起身,再次跟江离陌和肖哮道谢,才离开。

    肖哮有些惊讶,毕竟唐绵绵都还没脱离危险,怎么朱文怡就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的怀疑说给江离陌听,江离陌只道,“估计是龙夜爵安排另外的人来,毕竟年岁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肖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不过也有些好奇,“kg,你有没有觉得,刚刚那个朱文怡,好像一直盯着你看?”

    “没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他没说好了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朱文怡一直有些走神,徐妈叫了好几声她都没听见,只得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太太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徐妈,你有没有觉得,刚刚在医院里的那个男人,长得有些面熟啊?”

    徐妈到没留意,“太太可能是在哪里见过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没见过。”朱文怡摇头否定,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很面熟,特别是他眼角的那颗泪痣。”

    徐妈的心思没在江离陌身上,她还在想着安义刚刚说的话,“太太,你说安义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就没懂?”

  &n癫痫病检查方法有哪些bsp; “他说的什么?”说到这个,朱文怡也响了起来问道,“他为什么说爵让我们回家呢?他不是最担心绵绵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懂啊,要不再打个电话问问?”徐妈提议道。

    朱文怡点了头,拿了手机再次打给安义。

    安义正往医院赶去,接到电话,急忙问道,“伯母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回家的路上,绵绵还在医院的,你为什么让我们回去啊?”

    “伯母回去了就好,这件事情说来话长,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,但请伯母相信我,以后不要跟那个人接触,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朱文怡不借的问道。

    安义也不好多说,只道,“还记得当初爵少的舅舅为什么会那么跟伯母提议吗?”

    说到那件事情,朱文怡就觉得惭愧,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安义长话短说,“就是这个人搞的鬼,他是爵少的竞争对手,所以伯母还是少接触比较好,万一对方算计到你身上,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朱文怡总算了解,“那绵绵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奶奶没事,好好的呢,病房里的人不是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安义这才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朱文怡跟徐妈对看一眼,根本没理解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个晚上的,起起伏伏好多事情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担心得不行了,现在安义又告诉他们是这个结果,两个人只能愣住。

    安义不方便多说,也就只传达这些信息,“反正伯母以后多注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绵绵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朱文怡最后只感叹这句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,安义才调转车子,赶回沈氏医院。

    从江离陌抽完血之后,血浆就已经被送到了沈氏医院。

    现在龙夜爵已经接受了一点血液反应,精神状态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那血液对龙夜爵来说,简直是药到病除。

    800足够的分量,够两三个月的血液反应了,所以安义也不怕江离陌发现这就是一个局。

    仁爱医院。

    天破晓,江离陌一夜未合眼,肖哮全程陪同。

    当护士再一次进入重症监护室的时候,江离陌直接拦住了她,“护士小姐,请问里面的人郑州市著名的羊癫疯专科医院到底要多久才会醒来?”

    “刚刚已经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?!”江离陌大喜过望,“那我可以进去探视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护士大方的让开,让他进去。

    江离陌急忙走了进去,过去拉着唐绵绵的手,说着话,“绵绵,你醒了吗?能听到我的声音吗?”

    被纱布遮住得只剩下眼睛的女人醒来,看向眼前俊俏的男人,十分的陌生。

    不安的想抽回自己被他握着的手。

    江离陌因为她反感自己碰触,赶紧松开,又急忙解释道,“绵绵,对不起,我太紧张了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要叫医生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老公呢?”对方说话的声音很沙哑。

    听得江离陌蹙了蹙眉头,“你的声音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太干涸了,得用棉签蘸水润一润。”肖哮建议道。

    护士赶紧取了棉签给病人湿润嘴唇,而江离陌一直担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,对方看自己的眼神,真的很陌生。

    等她发音自然了一些,才再度开口,“这位先生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我老公呢?我要找我老公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肖哮跟江离陌对看一眼,彼此都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肖哮又急忙往床头的病历卡上一看,上面赫然写着,唐免免。

    “kg,这人不是唐小姐,是另一个叫唐免免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江离陌咬咬牙,转身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肖哮汗颜的跟上,“对不起,是我的消息错误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江离陌脸色虽然不好,但一而没有太责备肖哮的意思。

    肖哮十分意外,毕竟江离陌可是奖罚分明的人,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原谅自己?

    上了车,江离陌长长的舒了口气,在肖哮紧张的眼神中开了口,“只要不是她就好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原来只要对方不是唐小姐,只要不是唐小姐受伤,江离陌就可以什么都不责备。

    癫痫病的检查;果然,能影响江离陌的人,只有唐绵绵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唐绵绵永远不知道这个真相。

    帝豪。

    早上,唐绵绵才睁开眼睛,便发现身侧抱着她睡觉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惊讶的叫道,“龙夜爵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刚刚。”龙夜爵睡意朦胧的说道,“时间还早,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怎么不叫醒我?”

    “看你睡得正香,就没叫你。”龙夜爵吻了吻她的额头,又道,“虽然我也很想叫醒你,再做点爱,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唐绵绵羞得将脸往他怀里埋去,“那我还得谢谢你没有叫醒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醒了也不迟,要不要做点,爱做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是保持沉默吧。

    龙夜爵嘴角轻扬,搂住她,再次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唐绵绵安稳的睡在他怀里,再次重回梦中,只是这一次,是好梦。

    因为是周末的关系,两人足足睡到早上十点才醒来。

    许久不赖床的唐绵绵,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挣扎着要起床去给龙夜爵做早餐。

    龙夜爵不肯放人,还揽着她耍赖,“喂饱我的胃之前,先喂饱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。”唐绵绵红着脸起床,急匆匆的逃到了浴室,就怕真被龙夜爵吃干抹净。

    而龙夜爵趴在床上,闻着熟悉的味道,心情要多舒坦就有多舒坦。

    昨夜血液送到之后,沈少恭就准备了手术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能一大早,就赶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状态,的确比平时要好,至少没有那么疲惫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江离陌的血,还有这样的作用。

    龙夜爵除了意外之外,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但其中的原因,他暂时没办法追究,只能成为疑惑了。

    唐绵绵做好了早餐叫龙夜爵下楼用餐,他神清气爽的下楼来,逮着唐绵绵就是一个热吻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 品ap书网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imd.com  南通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