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拍案说法 >

插花创作基本技巧

进行插花创作时,除了要巧于立意构思之外,还必须掌握把主题思想形象化的理论,也就是以“形、色”达“意”,以“形、色”传“神”的理论,即形式美的基本原理

主要与次要

这是艺术创作的主要法则之一。插花作品是一个有机的整体,各个组成部分都是不可缺少的。但是,插花作品的各个组成部分在插花作品中又不是同等重要的,存在着主与从、重点和一般、核心和外围的差异。通常花材的构图中是最主要的;容器、几架和配件等起衬托作用;适宜的陈设环境,可以使插花作品的主题和意境得到更加完美的表现。下面以插花中最基本的三主枝构图为例对此加以说明。一般第一主枝体量最大,姿态最优美,色彩最鲜明,是构图的中心,最能体现作品的主题和意境,是作品造型的依据,起着统领全局的作用。第二主枝和第三主枝的体量,顺次较第一主枝为小,辅助第一主枝形成为各种基本构图形式。以上三者是插花作品的主体。为使构图更加丰满和完善,常添加部分花枝和衬叶(统称从枝)。在进行插花构图时,要做到主体突出,主从分明,即应以第一主枝为中心,其他主枝和从枝的高低、左右、前后位置,姿态和疏密程度,要巧妙安排,像众星捧月一样,才能产生主次分明、变化丰富的优秀作品。如插花作品“壮志凌云”,以一枝垂直挺立为第一主枝,后侧衬以叶,为打破花材直立的线条和水盘水平线条相交的僵硬感,并起一定的遮掩作用,前面基部配以略呈拱曲的金心叶,使主体更加挺拔潇洒,造型越发丰满活泼。容器是黑色的大水盘,背景为红色。这样,作品就像一只彩色的仙鹤,在满天红霞中迎风翱翔,直上云霄,其主题得以完满的表现,俨若志士暮年,犹拼搏不止,确是“莫道桑榆晚,微霞尚满天”。

容器、几架和配件等,主要起衬托主体的作用,但是,在插花中绝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不是无足轻重的,有时甚至起画龙点睛的突出作用。例如插花作品“古韵”,三枝虬曲有致的松枝,构成俯仰错落、动势呼应、力度强劲的造型,衬以几朵大小姿态各异、疏落有序的粉红色,形成极具动感的构图;在瓶口附近,添加几枝山茶,其墨绿色光亮的叶片,把处于视觉中心部位的菊花,点染得越发娇艳,充满青春勃发的朝气;容器选用蓝色金边的景泰蓝大花瓶,放在矮几上,旁加古琴的造型;作品背后挂有“古琴落俗韵,久园有好音”的字幅,点明主题。这就使整个作品富于韵律感,雄浑古雅,至尊至荣,又透出一派昂扬向上的青春朝气,使人联想到中华古老文明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,同时古树绽春蕾,象征中华古老文明正涌起新潮,汹涌澎湃,奔腾向前。在这件作品里,容器、几架和配件(古琴造型和字幅),各起着不可缺少和不可替代的作用。蓝色金边的景泰蓝大花瓶,富丽堂皇,庄重有力,使作品充满尊荣华美的气势;字幅点明了主题,又成为作品的良好衬景,形成古朴典雅的艺术氛围;古琴造型,也是表现主题不可缺少的部分,与字幅互为因果,相互联系;矮几将大花瓶垫起,使整个作品益显其气势宏大,形古而意新;同时,放置的古琴,好像正奏出一阵阵激越悠长的乐音,向人们诉说中华古老文化辉煌的篇章。这里以花材构图为中心,容器、几架、配件,融为一体,都为表现主题、深化主题作出了贡献,使主题和意境得到淋漓尽致的刻画和发挥。

在礼仪插花中,也要主次分明,花材造型在作品中始终处于主导地位,其他如容器、装饰物、配件等则处于从属地位。作品的造型最能表现主题,是为应用的需要服务的。在花材造型中,视觉中心是重点装饰的部位。从色彩构图上讲,视觉中心是主色的位置,常是大片深色中的浅色;或大片浅色中的深色;或大片调和色中的对比色。宾色要辅助主色,不可喧宾夺主。

广元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g>动势与均衡

动势与均衡是对立统一,相反相成的。中国插花艺术的基本构图形式是不对称式构图,其形态特点是花材在容器中前后、左右、上下的数量、形态、种类和色彩常是不完全相同的,构图的感觉重心是偏向一边的。由于花材的俯仰、顾盼、高低、曲直、疏密、大小、深浅、斜垂、张弛等变化,从而产生一定的动势。即所谓“因情立体,即体成势”,“形生势成”。就是说根据立意构思,确定造型,有造型就有一定的动势,有动势,作品才有勃勃生机,动势是作品生动感人的源泉之一。如前述作品“古韵”,三枝主枝大开大合,大起大落,动势呼应,极见功力。取势要大胆,敢于突破均衡,敢于另辟蹊径,寻求新的平衡。否则缩手缩脚,亦步亦趋,只能产生平庸的作品。当然,不是说动势越大越好,动势一定要在能够取得均衡的范围之内。影响动势与均衡,影响作品稳定感的主要因素是重量感,作品各个组成部分的重量感是通过它们的色彩、体量、形态、质地等表现出来的。人们感觉色彩浓艳或灰暗、形态粗壮、体量大等重量感就大;数量少、质地光滑、薄软等重量感就小。在插花创作时,为保持作品的稳定感和均衡感,要将感觉重心放在作品的下部,做到“上轻下重”、“上散下聚”、“上不下大”。所谓“上轻下重”,就是把重量感小的花材放在作品的外围;把重量感大的花材放于作品基部。“上散下聚”,即作品外围的花材分布较疏散;作品中间和基部的花材较密集。“上小下大”,即把较小、较细碎、色彩较浅的花材放于作品周边;把体量较大、色彩浓艳的花材放于作品基部等。

在礼仪插花中,构图多为规则对称的几何形状,好像不存在动势与均衡的问题了。实则不然。首先,在造型中花材的插置也是遵循上轻下重、上散下聚、上小下大的原则,以保持作品的稳定感,其感觉重心也是放在作品的下部。实际上在孩子当中什么样的年纪会患上癫痫病?感觉重心在作品下部,其动势是向下的,也是一种动势,不过是最具稳定感的动势。其次,色彩构图、浓淡分布不均,也会有重量感的偏移,产生一定的动势。尤其色彩构图若采用不同色彩斑状混交的方式(即在作品中用几种色彩构图)时,不同色彩、不同深浅色块的组合,就会形成重量感的偏重偏轻,产生大小不同的动势。其三,礼仪插花也有不对称式的构图形式,如新月形、L形、对角线形、S形等,自然有明显的动势均衡问题存在。

变化与韵律

插花作品中各组成部分各有丰富多样的变化,这在“多样与统一”一节中已有介绍。丰富的变化是作品生动感人的源泉之一,所以人们在插花创作中,力求使作品各组成部分有多样的变化。但是应当看到只是变化丰富,不见得作品就生动感人,处理不好,还容易导致画面割裂、纷杂无序等精心搭配、组织与艺术处理,使高低、动静、疏密、虚实、明暗、深浅、大小等诸多变化因素,形成有组织、有秩序、有韵律、有节奏感的优美构图,才能激起人们的共鸣,使人百看不厌,回味无穷。可见韵律是一种有规律的变化,如同四季交替,昼夜往复,又像植物从发芽、生长、开花、结实到死亡过程的循环,也同人的心脏跳动一样,韵律感给人一种和谐自然的美感。但是,缺乏变化的韵律,像人的心脏正常跳动一样,只是等时间、等强度地一味跳下去,会使人感到单调乏味。因此,只有富于变化的韵律,才是引人入胜、生动感人的。这就要求我们在插花创作中,对插花的各个组成部分,运用连续变化、间隔变化、交替变化、逐渐变化等变化形式,进行精心布局,使作品的构图起伏俯仰得体,参差错落有致,疏密聚散适宜,虚实明暗相济。正像作曲家创作乐曲一样,插花作品的诸多变化因素,如同高低长短不同的音符,经过作曲家潜心创作,注入作曲家浓烈的情感,才能谱成优美江西癫痫病专家医院动听的乐曲,时而雄浑澎湃,时而轻柔委婉,时而开阔豪迈,时而幽喑断续,以多变的迷人旋律,拨动欣赏者的心弦,犹如插上遐想的翅膀,在意境美的广阔天地里翱翔。

将构图法则运用于插花创作实践中,关键是要调整好多样与统一、主要与次要、动势与均衡、对比与调和、变化与韵律等一对对矛盾。其中,多样、主体、动势、对比与变化是矛盾的主要方面,是插花作品生动感人的源泉。但是,不可过分,一旦超出适宜的范围,就会破坏了统一、均衡、调和与韵律等有秩序的美感,导致作品的失败。一件成功的插花作品,必然是构图原理中,两组对立统一方面和谐一致的产物。因此,在进行插花构图时,当多样、主体、动势、对比和变化等方面过强时,就要运用呼应、衬托、联络、藏露、剪裁、增删等艺术手法,强调其统一、辅体、均衡、调和和韵律等方面;反之,就要加强多样、主体、动势、对比和变化等方面,以形成既形象鲜明又协调统一的优美构图。可见熟练掌握构图原理,是学习插花必须具有的基本功,要长期深入地琢磨,反复在实践中应用,逐渐掌握其精髓,插花水平必有明显长进。在此基础上,还要学会灵活运用,做到“知法又不为法所拘”,达到“至人无法,非无法也,无法而法,乃为至法”的境地。这里所说的法,就是构图原理。熟练、灵活运用构图原理,表面上看似乎无“法”,其实处处符合法的规范,达到炉火纯青、出神入化的程度,这样才能挥洒自如地创作出上乘作品,登上形式美的最高殿堂。

在插花艺术构图中,还需要特别注意,造型必须顺乎植物自然生长的习性和姿态。如鸢尾的亭亭玉立,的横斜疏影,垂柳的摇曳下垂等,这是它们的自然风姿。反之,若在构图中强使梅花摇曳下垂,垂柳挺拔直立,鸢尾疏影横斜,就会给人矫揉造作、人工斧凿的感受,失去自然美感,造成作品的失败。

© xinwen.ysimd.com  南通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